中国网络日报网

当好“解铃人” 要在“致良知”——谈心学如何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网 发布时间:2021-10-12 分享按钮

“王阳明心学,正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精华。”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的古代优秀文化值得自豪,要把文化变成一种内生的源泉动力,作为我们的营养,像古代圣贤那样格物穷理、知行合一、经世致用。”王阳明何许人也?他的心学到底有什么作用?为了便于学习交流,这里先向大家简介一下王阳明的情况:王阳明出生于明朝中叶,在那个社会动荡、政治腐败、学术萎靡的时代,他怀着成为圣贤的志向,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创下了令人瞩目的世功和学说。王阳明一生命运多舛,屡试不中,及第之后入朝为官。在兵部任主事期间,因反对刘谨等宦官为政,被贬为龙场驿驿丞,后来被朝廷重用,因平乱建世功,被封为“新建伯”,官至南京兵部尚书。在学术思想方面,他钻研朱熹的“格物致知”的儒家思想,对“存天理、灭人欲”之说产生了疑惑,认为朱熹学说不是真正的圣人之学,“心学”才能解释其中的困惑,从而转学陆九渊的学说。纵观王阳明的生命历程,虽然一生坎坷,但他世功显赫,学名昭昭,成为了中国历史上在立德、立功、立言方面都取得显著成就的全能大儒。他的思想,大致可分为三部分:心即理的人生论、知行合一的认识论、致良知的修养论。其中致良知是王阳明心学的核心部分。王阳明的思想旨在呼唤人的本体意识,着重强调个体本身的价值和自我人性的修养。心学不仅对当时的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而且对现代社会也具有深刻的意义。所以,总书记多次对实践王阳明心学作出指示、提出要求。如何通过实践王阳明心学,进一步提高基层社会治理水平,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更大贡献?今天,我们就这个问题进行学习交流,题目是:《当好“解铃人” 要在“致良知”——谈心学如何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内容分为三个方面:一、以人为本,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前提;二、守中致和,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目标;三、致其良知,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源泉。

一、以人为本,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前提

王阳明心学,从本质上说,就是亲民之学。亲民之学,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所以王阳明说:“郡县之职,以亲民也。亲民之学不明,而天下无善治矣。”就是说郡守、县令的主要职责,就是亲近、关心和教养民众。对亲民之学领会不深,对亲民之责履行不到位,天下就不可能治理得好。亲民之学,要义在“亲”。《传习录》的开篇,徐爱就翔实地记录了王阳明与朱熹对“亲民”理解的异同问题。朱熹认为,这个“亲民”应当是“新民”的意思,即汤之《盘铭》中讲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意思,也就是让民众自我进行革新的意思。朱熹的这个解释,体现的主要是“教化”民众。而王阳明则认为,“亲民犹孟子亲亲仁民之谓,亲之即仁之也。”也就是说,“亲民”,不仅仅是指在思想上教化民众,更重要的是从感情上亲近民众、关心民众、教养民众。

亲近民众、关心民众、教养民众,不仅体现在他的思想上,更体现在他的实践中。他刚上任庐陵知县时,发现这个地方“民风好讼”,也就是人们喜欢打官司告状。“好讼”之风,说明人们相信官府和法令,比“好斗”之风危害性小。可是这要牵扯官府许多精力,光应付这些案件就会占去不少精力。王阳明干脆大开衙门,通告乡里,凡有冤屈的集中几天上诉,一次性把积案解决掉,省得长流水似的天天来处理。通告一发,出乎意料,几天里县衙送状子的就达几千人,应接不暇。王阳明心想,哪有这么多的冤屈?翻开状子一看,大多是丢了几只鸡、被人拔了几棵菜的小事和邻里的纠纷,又多是主观臆断,凭空猜疑。这些小事,看起来并未触犯法令,可在百姓眼里,就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如处理不当,容易引发殴斗。可是,官府能应付得了这么多的诉讼吗?如果强行压下诉讼,不准随意上诉,或处理几个弄事告诽的人,以猛制猛,可能会激起民愤。王阳明和相关人员商议后,决定建立基层民间调解组织,并把教化置于首位,通过教化、调解、处理,努力把矛盾纠纷消灭在萌芽状态。他相信,庐陵百姓是会接受的。于是,王阳明以县令名义下发了一道《告谕庐陵父老子弟》书。告谕张贴到各个村里,庐陵百姓看了,认为说得合情合理又合法,有礼有节,觉得这县令是体察民情的好官。为落实告谕精神,王阳明还赋予里老教化乡民的责任,通过民间纠纷的解决,教育乡民和睦相处,遵守乡规民约和法令。与此同时,他还恢复明初已有但已名存实亡的申明亭和旌善亭,即本地做了坏事或受到法令制裁的人,在申明亭中公布其姓名和劣迹,如偷盗、不孝等;凡做了好事、善事的,在旌善亭中公布其姓名和业绩,如助人为乐、热心公益、见义勇为等。为了以上率下,他还设立意见箱,接受监督,听取呼声。教化等一系列制度措施的实施,对建立良好的乡风民风秩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不长时间,庐陵县的民风明显好转,诉讼大为减少。

“好政不事威刑,唯以开导人心为本”。王阳明的时代,虽然距今近500年了,但其思想并不落后。人心是最大的政治。“金之精在于足色,不在分量”。作为基层调解员,要像王阳明那样,“身在兵位、胸为帅谋”,以人为本、用心工作。视野开阔了,心胸宽广了,才能与时倶进地创新出更多更好的思路。比如,王阳明的故里——浙江余姚通过坚持开展阳明文化“五进”、建立“道德银行”等,总结推广活用阳明文化、打造道德高地的做法,收到了显著效果。三年来,全市刑事案件平均下降9.8%,民事案件诉讼量平均下降16%,全市社会矛盾调解成功率保持在了99%以上。

二、守中致和,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目标

何为“中和”?在王阳明编著的《传习录》的《答或人》章节中说:“中和二字,皆道之体用”。“中和”是儒家提倡的处事原则。“中”是不偏不倚,恰到好处;“和”是和谐适度,无过亦不及。“中和”,要求人们在为人处世的时候,要恰当处理好各种关系,使其达到和谐完美的化境。就个人而言,“中和”要求人们能够保持一颗平稳安常的心,不狂妄自大,也不妄自菲薄,给自己恰当定位,在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时,要保持一颗“中和”的心,不倚强,不凌弱,坦坦荡荡,虚怀若谷。守中致和,是致良知达到一种境界的体现。认真实践,深入体会,注意运用,对于进一步提升我们矛盾纠纷调解工作水平具有重要的推进作用。这里,选取三个案事例,让我们看一看王阳明是怎样运用心学调解矛盾、降伏匪徒的。

(一)一句话语化解父子案。某日,有父子来找王阳明评理。二人情绪激动,面红耳赤,几乎就要动手。王阳明喝令他们肃静,声色倶厉地训道:“你二人如此吵闹,我怎么判?等心平气和再来!”第二天,父子二人又来了。虽然还是互不理睬,但已看出,关系有所缓和。二人正要诉说案情,王阳明用手势制止了他们:“你们心平气和了?”二人异口同声:“是!”“既然心平气和了,就说明没有了争执,没有了争执,还来这里做甚?走开!”二人面面相觑,半天才醒悟过来,实际上是中了王阳明的心学诡计。可能是他们矛盾太深了,非要让王阳明判出个是非来。于是,王阳明就对父子二人说了一句话。片刻,有人就在后堂看到这对父子抱头痛哭而去。王阳明回到后堂,弟子们围上来,问:“您说了什么话,让那对父子如此?”王阳明神秘地一笑:“我说舜是世间大不孝的儿子,瞽叟(舜的父亲)是世间大慈爱的父亲。”原来,舜常常认为自己是个不孝的儿子,所以对父亲愈加的恭顺,而舜的父亲老是记着对儿子的养育已足够慈爱,所以常常对舜不满,殊不知自己的慈爱之心已被后妻所移。我把这个方法,称之为“三步上篮法”。王阳明先是喝令其回去,目的是让其平复情绪,后又让其“走开”,目的是让其回归本心,最后“猛击一掌”——把代表父子和谐关系的典范拈出来,一下子击中了他们的心灵,所以他们“抱头痛哭而去”!

(二)一副对联了结风水案。王阳明在庐陵任知县,第一堂审案,他送出了一副对联:读书明理,积善行德;君子造命,好运自来。王阳明断案为什么送一副对联结案呢?事情是这样的:儒行乡三十都的王珍状告学府秀才张应奇强占自家的祖田,偷偷将其老人的坟埋在自家的地里。原因是,张应奇认为王珍家的祖田是一块风水宝地,为此三番五次要买,但都被王珍拒绝了。那张家是通过什么理由把其老人埋进王珍家的田里的呢?原来,张应奇家是山麓地,去年一场山洪,山地发生了山体滑坡,山地的泥土滑到了王珍家的田里,张应奇认为泥土是自家的,就仗着秀才的身份,硬是把自己的老人埋到了王珍家的田里。王阳明问明了原因,就让王珍回去了。第二天,张应奇来访。他瘦瘦的小小的个子,一副刀削脸,两颊塌陷,尖下巴,尖鼻头,高鼻梁,圆眼睛,黑眼珠像玻璃里受了惊吓的小鱼,不停地游动。王阳明一看,马上明白了,此人眼神有些阴。张应奇又是请安,又是谄媚,又是拍马屁,一双游鱼眼滴滴转着。他展开一副卷轴,边打开边介绍:老父母,这副字是乡贤文丞相的诗句,是府衙任府尊的墨宝,新年拜年时,他赏赐给了学生。学生听说老父母喜欢诗文字画,不敢自专,特来孝敬老父母。王阳明夸了一番字画。然后,婉言谢绝。张应奇一看不行,又从怀里掏出一个蓝布卷儿,谄笑道:“老父母,这是一两碎银子……孝敬老父母,是礼尚往来”。王阳明说:“礼尚往来,那么本县收了你的银子,能给你什么礼物?你想要什么礼物?”张应奇眼睛里的小鱼欢快地游着,讨好道:“老父母,学生只要四个字:驳回状子!就这么简单!”这时,王阳明喊道:“王祥,研磨!”张应奇眼睛里的小鱼游得更快了。王阳明让张应奇坐下,问道:“张应奇,你是不是把自家的坟埋到了王珍家的地里?”张应奇欢快地笑着说:“老父母,一笔写不出两个孔字,学生读圣贤书,不能说假话。要说学生埋坟的地方,泥土确实是从学生家山上冲下来的,学生把坟埋在自家的泥土里,竟然惹得被人诬告。如今这世道真是做人难呀!想给祖宗在自家的泥土里找个好坟地,尽尽孝心,都惹人告状,这还有天理吗?”王阳明沉默了一会儿,说:“张应奇,本县再问你,你家的坟地是不是山洪暴发,泥石流冲击,模糊了地界,一时分不清,埋过了界,埋到人家王珍的地里去了?”张应奇的游鱼眼睛一时停止了转动,呆滞了一会儿,又转了几转,作揖道:“老父母,学生一时眼拙,误判了地界。”王阳明想了一会儿,接着张应奇的话说:“孝心真诚,百善孝为先,善心自然有善报。风水与富贵,是这样的关系。你们张家,既然出了你这位秀才,说明你祖上有德。俗话说,祖上积德,只管人生前四十年的福禄命运。张应奇,你今年春秋几何?”张应奇不再欢笑了,应道:“回老父母的话,学生今年四十有三,已过不惑之年。”王阳明说道:“四十,圣人可以不惑,我们普通人的迷惑还多着呢。四十以后,要想命运好,只有靠自己积德了。富贵不是算计来的,不是刻薄别人就能得来的。王珍大字不识,但他说的一句话本县认为很有道理。他说,哪天你家的泥土冲到了赣江,顺着赣江,流到了鄱阳湖,那是不是鄱阳湖也要姓张呢?”说话间,王阳明已经写好了开头说的那副对联。他搁下笔,说道:“张应奇,记住,福人居福地,福地福人居。心好风水好,心善福报善。”张应奇一下子明白了知县的意思,突然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头,说:“谢谢老父母苦口婆心!学生愿意做好人。”王阳明笑咪咪地说道:“张应奇,起来吧!想做好人就能做好人,否则,书就白读了!这是本县给好人写的字,上面有提款,你不能随便再送人了。银子,你拿回去。本县一开始就说过,读书人向着读书人,本县不想让你迷了路。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向着本县呢?”张应奇心里少了算计,少了贪念,眼神放着光明,眼里的阴冷变得柔和了,小鱼的眼得到了温暖,也温柔欢快了起来。他鞠躬磕头,谢过知县,说道:“学生回去,就把老人的坟地迁出王珍家的田地,向王家赔礼道歉!”我把这个方法,称之为“曲径通幽法”。案子并不复杂,为什么王阳明“大费周折”,目的是让张应奇“回光反照”,口服心服,以儆效尤。

(三)一封书信降伏众匪心。这封信叫《告谕巢贼书》。这封信集情、理、法于一体,因而产生了很大的威摄力。这封信的开头,先是吓唬这些匪徒:我的职责是安民,因此刚刚上任就来告诉你们我决定要讨伐你们。打漳寇(詹师富)的时候,我杀了七千余人,但后来发现其中为首的不过四五十人,其他匪徒也不足4000人,他们很多都是被逼的。那么,你们之中肯定也有人是被逼的吧?而且你们之中肯定有明白事理的。我的计划是先派人过去招安,然后再起兵,要不然,我没有先试着教化你们就把你们杀了,我会于心不忍。所以,我特地来告诉你们一声,不要过于顽固,毕竟,连最强大的匪徒帮都已经被我们打败了。接着,王阳明开始运用“心”学:如果你们被骂是强盗,必然会生气,要是这样的话,就说明你们其实也不想当强盗。如果你们的财产和老婆都被抢了,你们会有什么感觉?因此,你们要学会将心比心地想想别人的感受。对此,我很同情你们。如果你们愿意痛改前非,弃暗投明,我就给你们生路。由于你们已经习惯了烧杀抢掠,因此,更加不能理解我对生命的爱护,如果总是杀人,子孙就会得到报应。如果你们一意孤行,那我就只能杀了你们,但是,杀你们的不是我,而是上天。如果我说一点都不想杀你们,那肯定是假话。但是如果一定要杀你们,那绝对不是我的意愿。大家都是上天所生,就像父母生了十个孩子,如果其中有两个人要杀另外八个人,父母为了保全多数,肯定会选择除了为祸的两个。这就是我和你们之间的关系。如果坏孩子变好,父母是会原谅他们的,为什么呢?因为父母都很爱自己的孩子。事实上,做强盗也很辛苦,但是能挣多少钱呢,这只有你们自己清楚,而且,你们当中肯定也有吃不饱穿不暖的人。那为什么不把做山贼的勤奋劲头拿出来,安安心心地过正常人的日子呢。做山贼不但天天担惊受怕,而且最终都没有好下场,又何苦呢?我对待愿意改过的人会像对待良民一样,而且,你们想必已经听说了一些我的事情。若你们还坚持不投降,那我就会倾尽全力来围剿你们。可能我现在给你们的东西不够多,但是,请你们认真地看看这封信。我该说的、能说的都说了。如果你们不听劝告,就是你们不理解我的心意了,那么你们不要怪我心狠。咱们都是同胞,我也想好好照顾你们,但却要杀你们,一想到这些,我觉得很伤心。这封书把所有的徒匪感动了。我将此法,称之为“情理交融法”。为什么王阳明凭借一封《告谕巢贼书》,就兵不血刃地收降了两股土匪?集情、理、法一体的集群爆破法,产生的辐射效应是不可估量的,这就是心学的强大力量!

三、致其良知,是心学赋能基层社会矛调工作的源泉

“致良知”,是王阳明心学的主旨。王阳明认为,“致知”就是致吾心内在的良知。这里所说的“良知”,既是道德意识,也指最高本体。他认为,“良知”人人具有,个个自足,是一种不假外力的内在力量。“致良知”就是将“良知”推广扩充到事事物物。“致”本身就是兼知兼行的过程,因而也就是自觉之知与推致知行合一的过程,“致良知”也就是知行合一。“良知”是“知是知非”的“知”,“致”是在事上磨炼,见诸客观实际。“致良知”即是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良知,知行合一。“致良知”即是王阳明心学本体论与修养论直接统一的表现。要把基层社会矛调等工作做好,必须在“致知”上下功夫,否则,相应的智慧就开显不出来,更达不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有人说,基层特别紧张,两眼一睁、忙到熄灯。对此,王阳明说:“修己治人,本无二道。政事虽剧,亦皆学问之地。”意思是说,修养自己,管理别人,原本就是一个道理,身在职场,行政事务虽然繁剧,也是研习圣学的好地方。那么,在基层社会矛调等工作中,如何结合实际进行炼心?王阳明开示弟子的一段话,就是最好的答案。

有一属官,因久听先生之学,说:“此学甚好,只是簿书讼狱繁难,不得为学。”先生闻之,说:“我何尝教尔离了簿书讼狱悬空去讲学?尔既有官司之事,便从官司的事上为学,才是真格物。如问一词讼,不可因其应对无状,起个怒心;不可因他言语圆转,生个喜心;不可恶其嘱托,加意治之;不可因其请求,屈意从之;不可因自己事务烦冗,随意苟且断之;不可因旁人谮毁罗织,随人意思处之。这许多意思皆私,只尔自知,须精细省察克治,惟恐此心有一毫偏倚,杜人是非。这便是格物、致知。簿书讼狱之间,无非实学。若离了事物为学,却是着空。”这段话的意思是:王阳明先生下属的一个官员,长期听先生讲学,觉得心学非常好,就感慨地说,这个学问很好,只是现在每天工作太忙了,实在是抽不出时间学习。王阳明听到这件事之后说,心学是入世治世之学,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下一切才能学心学了?心学不是你这么理解的,这明显偏了。心学是不能脱离具体事情的,应该在应对各种人情事变中“事上磨”,才能不偏离根本。你的工作范畴是文书诉讼方向,可以从文书诉讼的方向下手学习心学,这才是真正的格物。比如在审理案子的时候,不能因为当事人说话没有礼貌就怒火中烧,刻意整治他;不能因为当事人巧言令色,就升起喜心,刻意从轻处罚;不能因为有人说情就徇私枉法私下放水;不能因为自己事务繁重,心生厌烦,就随意判决。要有自己独立的分辨能力,保持心智在线,能分清什么人是真的犯罪分子,什么是被人罗织罪名诬陷的,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就依据旁人的一面之词加以处置。上面所说的各种情况都是私欲作祟,都发生在“人所不知己所独知之地”,必须时刻仔细认真做好省察克治功夫,避免心中有一丝一毫的偏颇,导致所作所为偏离法令。处理文书与诉讼,就是踏踏实实落地的学问功夫,如果脱离具体事物去做功夫,就是空中楼阁了。由此可见,心学是不能脱离具体事情的,心学功夫必须强调要在“事上磨”,大家可以联系自己的具体情况,根据王阳明的归纳模式,总结出自己工作的指导细则,然后按照这些细则笃行,这就是实实在在的格物致知。只有通过这样的格物致知,才能功夫上身,才能成为工作的行家里手。

王阳明在矛调工作中的言传身教,对我们启发很大。近几年,我在发掘《“枫桥经验”在陵城的创新与发展》的过程中发现,通过用“执两用中”来总结提炼基层社会矛盾纠纷调解工作很有感受。“执两用中”是对“执其两端,用其中于民”的概括,是中庸最简明的定义。由于有“两”,故有“中”,捉住两端,中就出来了;而“用”,就是“庸”;用中就是中庸。“中庸”所提倡的“中”,是不直接抛头露面的,出场的反而是偏而不中有待扬弃的两端;执住这两端,便能映现出一个中来,便有中可用了。比如说,待人接物的态度应该是不卑不亢。这卑和亢,是两端,是偏而不中的,是要不得而需要放弃的;但在放弃它之前,还得抓住它,因为需要它来定位那个不卑不亢的中间之所在——那个连名字也没有的超乎卑亢之相对的无对者。这就叫“执两用中”,就叫“中庸”。陵城就是运用这一方法调解基层社会矛盾纠纷的,因而收到了显著效果,中央电视台等多家媒体进行了报道。前不久,在阳明心学终南山论坛暨“天下同祭”南大吉逝世480周年纪念活动中,我以《执两用中 一以贯之——实践知行合一的体会》为题,介绍了相关做法,受到了教授、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个人认为,王阳明心学的核心思想是知行合一,它的实践性很强,强调“事上磨”,反对知行脱节;强调克己省察,倡导自我净化。只要按照王阳明所说的致良知、“事上磨”、除遮蔽,自心的光明就一定会开显出来,为维护稳定、构建和谐、促进发展做出更大贡献!(田德清)

责任编辑: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