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网

晓宁画马 一马当先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4-05-27
分享到:

马是人类的好朋友、好助手。在人们心目中,战马冲锋陷阵,乘马不辞千里,驮马默默负重,赛马不甘人后,因此长期受到人们的偏爱。雷晓宁喜爱画马,擅长画马,一往情深,一马当先。欣赏他的笔下之马,我有三点感受:

一、感悟其作品内涵的深邃

马是人画的,人非马,马却像人。看画必须看到作品后面的人。雷晓宁的作品,反映了他的深厚的学识和情感,更反映了他的现代意识。不同的时代呼唤不同的艺术作品问世。当年徐悲鸿画《奔马图》,恰逢抗日战争长沙战事正紧,国难当头,徐悲鸿心急如焚,连夜画出《奔马图》以抒发自己的忧急之情。新中国建立后,他的《群马图》则成为“山河百战归民主,铲尽崎岖大道平”的象征,仍然是奔马,但是少了焦虑忧伤,多了欢快振奋。可喜的是,时代不断翻开新的一页,画马的人和人画的马都在发展变化。徐悲鸿画马又有了新的传人。今天看雷晓宁的作品,能感受到马生动自然的姿态、向前向上的动态、豪气勃发的意态。我们抬头凝望他的画作时,似乎能听到马的嘶鸣,能嗅到马的汗味,感到马的体温,能随着马蹄奔跑的节奏引起心灵共振,使人奋发、激动、感悟,更觉得作品伴随着历史的脚步,彰显了时代的精神,反映出民族的心声。

被人民大会堂收藏的雷晓宁的力作《万马奔腾》,大气磅礴新风扑面,呈现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万众一心,团结奋进,振兴中华的意象,我们完全可以引伸为中国人民正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道上奔向未来、奔向小康、奔向胜利。这种深刻而全新的立意,是风雨如磐的旧时代难以产生的。同样,能指挥调度神州广袤大地如此规模的奔马阵势的画家,也只有在当今新时代才能产生。我想,大家也一定会为雷晓宁这样的杰出画家赶上好时代而庆幸。

 二、感叹其画面气势的恢宏

《孙子兵法》云,故善战者,求之于势。画面有无气势,艺术效果是大不相同的。气,可从气魄、气概、气度、气氛、气派、气韵等方面来解读;势,可从力量、姿势、位势、形势、趋势等方面来解读。要说画面气势恢宏,我又要谈到雷晓宁的力作《万马奔腾》。如此壮观的马的波涛、如此广阔的马的海洋、如此恢宏的马的世界,史所罕见,当今独有。观看雷晓宁其他的群马图,也都不得不为其营造的磅礴气势所折服。

雷晓宁画马所呈现的恢宏气势,并不仅仅依赖于所用画幅宽大,所画马匹众多,其恢宏气势的形成,主要得益于三个方面:

一是关照整体布势,是指雷晓宁作画善立高远之意。画面背景“衔远山,吞长江,浩浩荡荡,横无际涯”,扬子东入海,天山西摩云,几乎横跨祖国大陆,尽管画幅不大,使人觉得他是在整个神州大地上画马。马群已经不是马群,像大河奔涌,洪流滚滚;像大山起伏,绵延千里;像大军决战,势如破竹。所画场面多么壮观,整体气势何等恢宏!

二是注重聚焦取势,是指雷晓宁作画善用点睛之笔。一轮红日被精心设计为画面焦点,万马汇合组成的队伍一齐向着太阳前进,气有所引,势有所归,寓意深刻,境界全出。设想一下,如果这幅画没有一轮红日,群马将成为一盘散沙,“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大山东西,顿失巍巍,大军左右,顿失方向。而有了画面上这个焦点,就能马上感受到惊人的博大气势,领悟到作者的博大胸怀了。

三是长于借景造势,是指雷晓宁善设多情之景。主要画面是万马奔腾,背景只在高远处用寥寥几笔勾勒而成。但简略之景不乏大气和深情,左上方红日雄浑夺目乃天宇之魂;连绵崇山之间流淌的长江黄河乃生命之源;山头耸立的长城乃华夏之脊;隐约可见的敦煌石窟乃艺术之光;左侧天山则是骏马之乡。这样借景造势,扩大了奔马纵情驰骋的空间,也提供了我们尽情联想的空间。

三、感受其表现手法的新颖

随着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节拍,绘画艺术与科技成果的日益融合,新的理念、新的视角,新的技法不断出现,绘画表现手法日益翻新。先进科学技术并不排斥文化传统,而恰恰能够促使古老艺术焕发青春。以往一般的国画作者,表现动物重白描,重写意,重渲染,而不太注重透视关系,不太强调明暗对比,不太讲究用光用色。而雷晓宁把现代造型艺术、西方透视手法、生理解剖原理和色彩运用技巧等先进绘画理论和技法,与国画传统用墨用笔方法有机地结合起来,把科学的方法运用到写意画马和工笔画马的实践中去,运用到水墨画马和彩墨画马的创新中去,坚持洋为中用,厚今薄古,开拓创新,走出了一条全新的创作之路。

雷晓宁画马“胸有成马”,眼到手到,下笔定位,各得其所,浓淡相宜,收放有度,形神兼活,从不勾线打草稿,也极少涂抹修补。他一改前人先用中锋勾线、然后着色渲染的手法,而是综合运用中锋、侧锋、逆锋画马,随着画笔的挥洒、提按、折转、逆挑,栩栩如生的骏马跃然纸上,呼之欲出。

祝愿雷晓宁艺术之树四季常青,笔下之马继续腾飞。

0

徐红,原南京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少将。解放军红叶诗社副社长,《红叶》诗刊主编。曾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江苏省诗词协会副会长,《江海诗词》主编。

责任编辑:李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