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日报网

午梦的热度

来源:中国新闻日报网 发布时间:2022-04-06 分享按钮

午梦的热度

文丨易生诗梦


一个梦从虚无处垂直砸下来

蛙声在午后停息

时光年轻

露出毛茸茸的胡须


我已经老迈得形同行尸走肉

只把一口气挂在生命的额头

爱也罢,恨也罢

挡不住六月旺盛的热度


蝉鸣在蛙鸣声里越来越凄切

可惜它们无法触摸心脏的冷热

六月的热度将未来燃烧成冰

只好挽起一首诗的臂膊取暖


葡萄已熟,酒色纯正

丛林里的血色飘起混乱的伦理

燕子正忙,流水有意

埋住的热度让眼睛失去光明


谁在用已故的灵魂拯救那些野草

一片树叶被渲染得蓬勃生动

我躲藏在星月的暗影里

努力发出荧荧的微光为自己照路


午梦在傍晚十分开始降温

盼着贵妃在舞台上歌舞的冰轮

照耀已经斟满雪花的酒杯

去胸膛把僵死的心暖亮


                 


责任编辑:王欣


上一篇:指针 述说

下一篇:现在,我关上窗户